仿盛大传奇
210pk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玩家故事 > 正文

老者苦劝诫 雇佣军分裂(上篇)

作者:仿盛大游戏网 来源:www.210pk.com 发布日期:2017-06-08 04:28 浏览次数:
雇佣军大营内彻夜灯火通明。
“报!报!”忽闻将军账外,一名身着道袍神色慌张的小道士连连喊着传令疾奔入了营,只见他手持大将军兵符---沃玛玉佩,一个不留神,竟摔了个四仰八叉,倒在老者帅椅腿旁。
 
比奇的老者不见了儿子大将军,此刻是又急又气,见状不由肝火中烧,突地跳将起来,一脚便踹向了小道士的胸口,怒道:“慌什么!妈拉个巴子的!狗道,快说!我家大将军他如何了?”原来,入帐传信的这位小道士是雇佣军辟邪师团的传令官,名曰“狗道”,他打小被人欺负,立志要练就召唤圣兽的本领,加之他本人也属狗,后来成了茅山道教鼻祖---天尊道人的坐下弟子后,便唤得“狗道”之名。
 
“呜。。。呜。。。”狗道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半死,知道老将军现在气在头上,不由得竟悲咽了起来。“老帅,宝将军他。。。他。。。”狗道一想到现在身负重伤的大将军仍旧生死不明,再一看老者又急又怒的样子,连指着他叫骂的手都颤了起来,便不敢再往下说,只能先嚎哭了一番。
 
“哭你妈拉个巴子!”老者气的怒发冲冠,本想上去又是一脚踹将过去,忽觉胸口处犹如万柄钢针一齐扎入般绞痛起来,一口气卡在咽喉半晌没接上,双眼一翻白,直挺挺地后仰倒地昏死了过去。
 
几个时辰后,老者只觉自己在半梦半醒中腾空而起,而后又重重的摔落地面,胸口绞痛袭得他满头大汗,忽而又含混不清地呓语起来:“我。。。的。。。儿啊。。。”雇佣军众将领一看老爷子说话了,便立马围了上去,纷纷叫道“老爷子!老爷子!”老者哪里能听到将领们的呼喊,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念想中全是儿子大将军的身影,从前的往事一幕幕犹如白驹过隙,不停的穿梭在他的脑海内。梦魇中,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婴娃笑嘻嘻的向他爬来,让老者回想起了三十年前他老来得子的那番喜悦。
 
三十年前,四月初八,边界村。
这天,村中锦旗遍悬,锣鼓喧天,爆竹齐鸣。边界村村寨倚山,漫山的海棠花海也绽放得艳丽无比。
村头的老槐树上悬着一鼎铜制大钟,“当。。。当。。。当”钟声响彻寰宇。
“恭迎矿工军凯旋而归!恭迎矿工军凯旋而归!”只见村中万人空巷,好不热闹,比奇村民自发的在村口迎接着大队的军马队伍。
这支军马队伍一眼望不到头,领头的将军模样的人腰板笔直,骑在为首的汗血宝马背脊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一路上,这位将军连连抱拳对乡民们表示感谢,就听人群中山呼:“大将军千秋万载!大将军功高盖世!”
 
原来,比奇村民们口中呼喊的大将军正是矿工军第一大帅老者。
自盘古开天,玛法初定,天灵地秀间便孕育了两座人类的城池,其一名作“银杏村”,又一名作“边界村”。银杏村靠海,边界村靠山。百年来,两座城池的人一直过着安定的生活。自从上古魔灵逃逸出神界封印的掌控,便下界为祸,于是,整个玛法大陆的安宁被永远的打破,妖孽丛生,匪盗四起。老者便是在这个混乱的世道中出生在边界村的孩子。
老者原本在家排行老九,本名刺客。他自幼家境贫寒,全家经常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加之村里还遭受妖魔和劫匪的侵扰,又常年遭遇天灾饥荒,村中经常发生易子相食的惨况。刺客家中长辈实感无计可施,不忍看孩子们活活饿死,便忍痛将他与一个哥哥卖给了远山之外比奇省的一个大户人家做佣人。谁曾想这家人的老爷是个黑商,不多久就嫌刺客做事少吃饭多,再加上这个小毛孩看上去傻乎乎的样子,又嫌他头脑不够灵光,经常奚落刺客有点宝气,于是这家黑商老爷灵机一动,便给刺客改名,后又辗转卖给了比奇省深山中的一处矿区做苦力。
 
老者到了矿区做工之后,那是吃尽了苦头。每天睡不安吃不好,并且只要矿主心情稍有不好,便拿他们这些小工来当出气筒,又是打又是骂,简直把他们这些小工当牲口一般使唤。但即便是在这种非人的环境中,矿友们还经常听到老者嘴中念叨:“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每每这时,矿友就戏谑的嘲笑老者一番:“苟富贵,勿相忘。”然后又讪讪地说道:“真是脑子被打坏了。”便嘻嘻哈哈的各自做工去了。尽管如此,却有一个矿友从不嘲笑老者,并且每次老者被黑矿主打的遍体鳞伤,这位矿友都会一直陪伴其左右,两人相濡以沫,共度时艰。老者一直称他“六爷”。这位六爷,便是日后雇佣军蓝翡翠师团中军大将六哥的父亲。
 
终于,众矿工在又一次被黑矿主集体虐待的时候,老者紧紧的握住了铁铲,他选择不再沉默,起身便将毫无防备的黑矿主一铲送上了西天,紧接着,六爷也抡起了矿铲,大吼一声:“兄弟们,跟我们起义反抗!”众矿友一看有人起来反抗,再想想自己被卖到矿区过着非人的生活,一个个都站了起来,跟着老者轮番截杀矿区内的监工。不出半日功夫,这群曾经被人鄙夷为“猪狗不如”的矿奴们就摇身做了主子。老者抡着沾满鲜血的矿锄,享受着矿洞外多日未见的明媚阳光,拖着锒铛作响的脚铐,刹那振臂一呼:“兄弟们,跟着我干!从今天开始,矿工军正式成立!我们要劫富济贫,斩魔除妖,荡平贼寇!”六爷见状,马上高呼:“老者万岁!矿工军万岁!”
老者见众矿工的呼应此起彼伏,不禁开怀大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黑不溜秋的煤灰牙。
 
时光荏苒,三年时光飞快的过去。和时间赛跑的还有老者的矿工军。这三年矿工军的队伍由原来不足二十人迅速的壮大到万人,并且他们打着“斩妖魔,除匪寇”的大旗,极速的发展了起来,就连千里之外的盟重朝廷都对其有所顾忌。大将军心中一直有个夙愿,就是待自己功成名就之时,带领军部回到家乡,铲平妖邪,荡平贼寇。而这次矿工军向边界村的进发,便是老者完成夙愿之日。
 
三年的时光改变的很多事情,现在矿工军兵马皆具,府库钱粮也甚是充盈。原本老者那个破壁残垣的家,现在却是边界村第一大户,不仅新建了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院,老者也在两年前与本村最为貌美如花的姑娘成了亲。虽然老者此时已年过五旬,但是自己的夫人却是令人羡煞的芳龄二十的姑娘,这让老者骄傲不已。
 
终于,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进了边界村。临近自家府门前,老者勒住宝马停了下来,清了清嗓子,就对众乡亲及将领们高声宣布:“我矿工军凯旋而归,为的就是彻底扫除本地的妖邪匪寇,从今天起,本村再也不用为外界侵扰所忧虑,请乡亲们好生劳作生息,安享太平!今我府略备薄酒,宴请全村乡民及我军将士,为今后的讨逆行动壮行!”
话毕,围观的比奇村民各个叫好,三军将领亦高呼万岁。
 
随后,老者春风得意的跨进自家府门,只见府内大大小小五十多位仆从恭恭敬敬的迎接主子归来,一进门,仆从们便高声齐呼:“恭迎老爷归来,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老者见状,心中不由喜出望外,连连应道:“好!好!”
 
这时,从内庭跑出来两个丫鬟,神色有些紧张,看主子归了家,立马迎了上去,却有些支支吾吾的讲道:“老爷万福,老爷大喜!”
“哦?喜从何来啊?快快道来!”老者一听两个丫鬟说话有些不利索,肯定是有事禀报。
“老爷,夫人她快生了!”丫鬟们道出了喜讯。
“果真?快快领我前去!”老者真是大喜过望,哈哈大笑了起来。真是老天有眼,老者虽是年过五旬的老汉,但却娶了全村最为貌美的年轻女子为妻,没曾想自己的妻子为比奇城添得一丁!老者此刻的心情犹如陷进了蜜罐,飞速和两个丫鬟便渡步去了夫人待产的厢房。
 
还没等老者跑到厢房跟前,远远的便听到屋内一声响亮的婴孩啼哭声,老者一惊,这难道是生了?只见厢房内又跑出一个先生和一位丫鬟,径直朝老者奔了过来。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夫人生了,母子平安,是个公子呢!”领头道喜的便是比奇城的大管家,名曰“血狼”,花名“西门庆”,三年前跟着老者共同举义,深得老者信任,但在一次行军中,西门身负重伤,老者念其伤情,决定不再让他随军,就安排他进了自家府院当了大管家。
 
“苍天有眼啊!没想到我老者年过五旬,在外征战三年未曾归家,竟也老来得子,定是老天怜我,赐我一子,感谢上苍,感谢上苍!”老者喜极而泣,不禁老泪纵横了起来。一会功夫老者才想起屋内的娇妻和新生的儿子,连忙拭了眼泪,急匆匆的就朝厢房飞驰而去。
待老者问候过夫人又看了儿子之后,沐浴更衣便来到将军府大堂中,准备开席宴宾,大快朵颐一番。
 
此时,人群中出现了一位老者,只见他金冠束发,白衣飘飘,一眼望去就顿感气宇不凡,站在人群中确有种鹤立鸡群的意味。
老者一眼就看到了这位老者,便低声问道身旁随从,此为何人?随从也从未见过这般仙风道骨的老者,便道:“主子,待我把他请过来,一问便知。”
随后,这位老者被请到了老者的跟前,寒暄之后,老者便开了口:“我乃茅山道教天尊道人是也,今算出将军喜得贵子,特来收他为徒。”说罢,满面笑容的开始捋着自己的那把关公须。
 
“哦?先生怎知我今日得子?难道先生真会神算之术?”老者听了天尊道人的话,一时间又惊又奇,这等事情都能被他算准,还慕名而来要收自己的儿子做徒弟,看来此人定非等闲之辈。
 
“哈哈哈”道人突然畅快的笑了起来,“贫道不但能知晓你今日得子,更能知晓你这个将军和你的军团今后的命理啊!”道人看了看老者,又独自坐下,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能有此等事情?”老者顿时将信将疑,“那请问尊者可否告知实情?”
“天机不可泄露,今日我送诗一首于你,他日你只当知晓其中玄妙。”道人应道,又自个端起一盏茶抿了一口。
“那就请尊者快快道来!”老者看这位老者不像江湖术士,心想听听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说。
 
“好!那请将军且听好,细细琢磨。”言罢,便用浑厚的声音道出了一首诗:
将门飞将肝云胆,
大漠孤烟行军帐,
宝塔镇妖峰林间,
死士三千赴沙场。
雇命帝君征匪帮,
佣兵未曾把家还,
军旗遍插神歌日,
亡魂九泉瞑目安。
 
诗毕,老道拂了拂衣袖,起身对老者说道:“还望将军珍重。”
老者听完这首诗,惊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首诗真乃神预言,不仅知道我老者想归顺盟重朝廷,改弦易帜为朝廷的雇佣军,还把心中大志占领神歌城的意愿也一语中的了!真乃神人也!
 
“哈哈!好诗!好诗!”老者顿时喜笑颜开,连连拍手称赞,“尊者果为高人啊!今日我就将小儿拜与先生门下,还望先生不吝赐教,好好调教我家小儿成才。”
“那是自然,我与你儿的师徒缘分本就是天定,本尊定当传授其受用的功夫。”道人点了点头,看着老者一脸敬佩的神色,又道:“我看你家小儿还未曾起名吧?”
“那是,那是!还望尊者赐名!”老者此刻已经迫不及待的想为小儿起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在他心中,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今后必然是自己的继承人。
“天命注定,大将军也,如何?”道人指了指天,又看了看老者。
 
“大将军,好!好啊!果真是好名字!就叫大将军。”老者喜不自禁,自觉儿子这个名字真是气吞五岳,大气!
宴席上,待酒过三巡,老者又宣布了矿工军正式改编为雇佣军的喜讯,借着酒劲,又大谈了一番雇佣军的大政方针。酒宴完毕,宾客散尽之后,老者赐了道人黄金千两,再三嘱咐道人要好生调教儿子大将军,便放心的让道人带着新生的儿子大将军随其去了茅山道教。
 
一切安排妥当后,六爷随大将军二人去了自家书房,遣散了仆从后,便关了房门,开始密谈军中大事。
“帅爷,我总感觉这个天尊道人非等闲之辈,而且他预言的那首诗,我也感觉好生奇怪。”六爷凝望着老者,把先前憋在肚里的疑惑道了出来。
“六爷宽心,我识人定无偏颇,此人确为仙风道骨的圣人。”老者自信满满的回应。
“哎呀,不好!坏了!”六爷额间突然冒出了汗珠,神色慌张的道:“我说先前我觉得道人的预言总非那么简单,再一回想道人言过的诗,确是一手藏头诗啊!”六爷发现了道人方才诗句中的玄妙,惊得脊背发凉。原来,这首藏头诗每句只看第一个字,竟然只言了八个大字:大将军死,雇佣军亡!
 
听罢,大将军“噌”的一下,一屁股跌坐在太师椅上,神情落寞的自言自语:“完了,完了,天要亡我啊。。。”不禁再次老泪纵横。
找传奇游戏,就上210pk!
推荐游戏
仿盛大传奇中精修升级方法
热门攻略

Copyright © 2018-2019 www.210p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10PK传奇新服网涵盖了各种热门又好玩的仿盛大传奇游戏,是玩家首选的新开传奇网站!